1938年,粟裕率领新四军抗日先遣队来到江苏溧阳一带开展抗日游击战争。没过多久就在溧阳卫岗打了一个漂漂亮亮的胜仗,毙伤了众多日军,包括打死了鬼子一个大校,炸毁了两辆卡车。首战告捷,给了日军一个下马威,大快人心。

抗日军民们对这一仗评价很高,纷纷把新四军的卫岗战斗与八路军的平型关之战相提并论,从此“四太爷”(江淮敌占区人们暗中对新四军的称呼)的声威就传开了。

许多散落在各处的抗日武装纷纷找到新四军军部,要求被新四军部队收编。

距南京七十里多里外有一座茅山,山上盘踞着被日军打散的国民党军队一个团。他们跟当地一些青红帮分子结成同盟,扯起“抗日司令部”的旗号,那个青红帮头目原是小煤窑老板出身,却当起了“司令”。

这个“抗日司令部”希望依附在新四军大旗下,便派了两个代表,来找新四军第二支队司令员张鼎丞,要求给他们番号,将他们的队伍收编。

张鼎丞、粟裕觉得这是一件好事,可以扩大抗日力量。他们商讨后,找到闽西南抗日义勇军驻龙岩办事处主任梁国斌,要他和参谋吴福海等人去同“抗日司令部”的人谈判。

在一个月高天黑的晚上,梁国斌、吴福海等新四军干部化了装,穿过敌人的封锁线,秘密来到茅山,见到了那个“司令”和团长。双方谈了一整天,梁国斌等人积极宣传新四军的抗日主张,得到对方的认同。但谈改编问题时,他们却同新四军干部讨价还价起来。

正在这紧急时刻,突然看见有四个人抬着一顶花轿,在一个拎着花篮的人带领下,慌慌张张地走着。看来是接新娘的。

吴福海急中生智,拔出驳壳枪跑上前去喝道:“放下!”说着顺手就把那人的花篮挎在自己胳膊上,又“哗”地一下拉开轿门,把梁国斌扶进轿子,命令轿夫们抬起轿子就走。

就这样众人巧妙地混在“迎亲”的队伍中,出了镇门,一口气跑了十多里路,确认脱离了虎口,才让轿夫在一条小河边停了下来。

假扮“新娘”的梁国斌下了轿子,握着轿夫们的手对他们说:“别害怕老乡,我们不是坏人,都是新四军战,谢谢老乡们帮了我们的大忙!”吴福海把花篮还给了主人,梁国斌又让大家给了他和轿夫们每人一块光洋,让他们回去。

过了河,已经是游击区了,众人回到了支队部。到部队之后,首长们又和那个团长谈话,谈妥了准备给他番号。事后梁国斌谈到他们在镇上脱险的经历,张鼎丞、粟裕哈哈大笑着说:“真有你们的,如此危急的时刻,竟然被你们金蝉脱壳溜走了。看来敌人大大低估了我们新四军干部的智慧啊!”

首页社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