摘要:今年,黄浦区旧改重点聚焦老城厢,新启动的4个项目中,福佑北块、547地块、亚龙东块等3个项目位于老城厢环内的第一和第二象限,将让近5000证居民告别蜗居的日子。

上海老城厢,位于环人民路、中华路以内区域,是黄浦四大历史风貌保护区之一。

然而,今天的老城厢尚有老旧房屋居民2.5万户左右,1.7万多只手拎马桶,其历史风貌和居住功能之间显得很不般配。黄浦区长巢克俭说,今年黄浦区将老城厢作为旧改主阵地,近年来还在这里创新留改模式,探索了重塑老城厢等一系列改善环境的行动,老城厢面貌正逐步改观。

狭窄的弄堂里,建于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砖、木混合结构房屋十分破旧,架空线如“蜘蛛网”般密布,十来平方的地方蜗居着数人,三代同堂都不稀奇。没有抽水马桶,房屋内多户人家在公共走道内搭建灶台煮饭烧菜,有的居民只能买了菜在卧室内烧饭。这曾是老城厢中的寻常景象,居民改善居住环境意愿强烈。

今年,黄浦区旧改重点聚焦老城厢,新启动的4个项目中,福佑北块、547地块、亚龙东块等3个项目位于老城厢环内的第一和第二象限,将让近5000证居民告别蜗居的日子。

“公开透明”阳光照进老城厢

老城厢地区547地块的位置有点特殊。这个由河南南路、紫华路、侯家路、方浜中路围合的地块,处于豫园地区中心,不仅在历史风貌区内,而且在豫园商圈内,十分醒目。

尽管不过531证,但这里的房子最早建于1910年,不少居民曾经是“大户人家”,祖祖辈辈居住于此,对这块土地感情深厚。房屋性质复杂,一证多户情况突出。这里的房子,用“蜗居”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。实际使用面积不到10平方米的大有人在,还有的家庭好几代同堂,天天拎马桶不说,连公用厨房都没有,就在过道上支起一个煤炉烧饭,相当危险。

更特殊之处在于,这里60%的居民是外来人口,很多就是在豫园地区做生意的商贩,租住在这里,对于他们来说,既位置方便又租金便宜,何乐而不为?因此,旧改征询过程中,也出现了房东同意签约,但房客不肯搬走的情况。

侯家居委会干部陈艳,就是被征收对象,为了给居民们做出表率,她在家庭中主动退让一步,带头第一批签约,并选择了全货币的方式。“这样和居民做工作的时候,才有底气。”陈艳说。与之类似,侯家居委会的老主任,为了带头签约,选择了位于松江的安置房,并主动让残疾的兄弟住到自己家。而小区里所有的党员,也全部在第一批签约,带动作用十分明显。今年6月,547地块第一天签约,即达到了生效比例。截至目前,居民签约已经达到97%,搬离率超过90%。

这样的速度和效率,在这样的旧改地块十分不易。据介绍,从2015年开始,居委会就与征收事务所开展了党建联建,从去年开始,组织了一轮轮的政策解读会,就旧改的最新政策、补偿方案等一一回答居民疑问。与此同时,街道、居委干部等一起组成的老娘舅工作室,也搭建起重要平台,解决了30多户居民家庭内部“分蛋糕”的问题,并引导帮助租房的商贩选择新的住处。

记者在现场看到,这里的居民签约情况、选房情况、征收补偿情况等全部都一目了然、公开透明。而昔日的旧里弄,也已经人去楼空,房屋外立面的大门被一一封上。一切都在等待着全新的开始。不少居民选择了全货币的补偿方式,用到手的钱买到了远一点位置的商品房,也有的居民选择了松江或浦东的动迁安置房,在宽敞的新房中彻底告别了蜗居的日子。在安置方式上,黄浦区也正在探索构建一套以市场为基准的动态调整机制,保障安置补偿合法、合理。

黄浦区第二旧改指挥部常务副总指挥许鸿鸣说:“547地块是2018年黄浦旧改新政后做的一个地块,打了一个漂亮仗,为后来的地块起到了良好的示范效应。”

签约之后服务也要跟上

在今年9月1日进行的亚龙东块征询中,同样很快就达到了生效比例。

这里东临松雪街,西与亚龙西块接壤,南至复兴东路,涉及居民1825证。“其旧改推进之所以比较顺利,一方面和黄浦区近几年旧改不断总结出有效的方法有关,另一方面也和征收事务所与居委会有效联动关系密切。征收事务所工作人员负责跟进讲解政策,居委干部利用人头熟的优势做好居民工作,缺一不可。”黄浦区第四征收事务所总经理田力说。

有一户居民,老先生年过七旬,妻子患病在瑞金医院抢救,家中还有96岁的老母亲,家事尚且忙不过来,又逢上即将旧改签约。泰瑞居委会主任孔庆蕾走访这个家庭不下十几次,还带着热腾腾的饭菜赶到医院,并送上500元慰问金。同时安排助餐员,每天为96岁老母送饭,以解决这个家庭的后顾之忧。老先生很感动,对孔庆蕾说:“就委托你们帮我签约吧,我们信任你们。”

搬家在即,居委干部又一次次询问他们“有啥需要帮忙的”,主动提出帮助他们家一起打包、搬家,并告诉他们“到了新家以后,有问题可以再找我们”。

据了解,亚龙东块的居民中,90岁以上的就有100多人,100岁以上的也有6人。享受低保的弱势群体也很多。黄浦区第一征收事务所经办人陈小清介绍,有一位106岁的盛老伯,儿孙也都是高龄老人,面临着过渡租房的难题。最后是他通过朋友的朋友帮忙,帮老人及儿子租下了松江泗泾一套离地铁不远的房子,解决了老人租房的难题。一位78岁的独居老太太,儿子在监狱,居委干部就陪着她签字,带着她不断找房子,直到满意为止。

泰瑞居民区党总支书记葛迎利,随身带着一张张小纸条,记录的全是这个居民那个居民的需求以及征收工作的时间节点,而无暇顾及自己刚上小学的儿子。从今年夏天开始,他们就“只有上班时间,没有下班时间了。因为居民晚上下班回到家,往往是交流的黄金时间。”

尽管亚龙东块如今的签约率已达95.34%,但事情还远远没有结束。“不仅要继续动员没有签约的居民签约,签约的居民中还有不少家庭矛盾需要帮助调解,居民搬家的琐碎问题也要继续关心……居民们的每一件小事,在我们看来就是大事。”居委干部们说。

首页社会